精彩小说尽在格格控!

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女生频道 > 穿越重生 > 穿越贵女爱敛财 > 第5章 被算计了?

第5章 被算计了?

夜雨初尘 2020-05-22 13:13:00

第5章 被算计了?

薄苏菱还没反应过来,身子陡然一轻,一身水花溅落,她已安安稳稳落到了地上。

她张着嘴,惊讶地回头去看那水潭,又伸着手上下审视了自己一番,心中已是惊涛骇浪:这莫非,就是传说中的轻功?不对,这应当是徐思淳干的,隔山打牛?呸!她一时想不到什么好的形容词,兀自惊奇着,身上已盖了一件外衣。

神智悉数回笼,薄苏菱站直了身子,目光清冷地看向徐思淳。

徐思淳面上的红色还未褪去,但眼中神色凝重,道:“小姐,方才冒犯了。”

薄苏菱冷哼了一声。

她后退一步,兀自将衣角处的水拧干,冷冷地看着徐思淳道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此话不假。公子表面道貌岸然,实则包藏如此祸心,当真令我开眼界了。”

方才虽神智不清,但她已悉数回想了起来。体内燥热如同火灼,与她以往在电视中看过的中了媚药的症状一模一样。这几天她呆在宋大婶家里,宋大婶自然是没有这样做的理由,而除此之外,便是那刘大夫开的药。

刘大夫老头子一个,且与她并没有什么接触的机会,自然也不会是他。

那么排除下来,就只剩面前这一位了。

不知不觉已入了夜,身上湿透了,山风一吹,薄苏菱忍不住瑟缩了一下。但她挺直了背脊,定定地看着徐思淳,像是要看穿他皮囊底下的龌龊。

徐思淳却并没有如她所想那般惊慌失措,他与她对视了一会,道:“小姐,此事尚无证据,属下不会做徒劳的辩解。但属下既已受阁主之托照顾小姐,必然会保小姐平安。方才若是有冒犯之处,还望小姐海涵。”

他说完,就上前伸出了手。

薄苏菱惊得后退了一步,看不出来啊看不出来,此人脸皮竟如此之厚!她提高了音量,质问道:“你做什么!”

徐思淳动作停了一瞬,仍是那般无愧于心的神情,认真得薄苏菱都几乎要怀疑起自己的推论来了。他低声道:“小姐身子还未大好,又着了凉,还是早些回去吧。”

说完,没有理会薄苏菱的反应,一声不吭地把她负到了背上。

薄苏菱本想挣扎,但见他动作规矩,与昨日一样,又想起宋大婶说的话,心里莫名就软了一瞬。

一开始没有挣扎,现在走了一段了,自然没有挣扎的必要了。薄苏菱见他没有什么别的举动,乐得少走点路,也便安心趴在他背上了。徐思淳习武多年,步子本就比一般人快。又因他用上了内力,没多久,两人就回到了宋大婶的家中。

宋大婶与宋大叔还等在屋子里,见两人回来,忙迎了上去。

而薄苏菱,不知何时又睡了过去。

徐思淳轻手轻脚地将她放了下来,宋大婶上前搀扶,道:“这是怎么弄的呀,怎么全身都湿了?”

徐思淳担忧地看了薄苏菱一眼,眼眸一紧,抬手探了一下她的额头,烫得惊人。他将薄苏菱托付给宋大婶,起身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麻烦大婶替她擦一下身子,我妹妹发烧了,我去请孙大夫。”

宋大婶忙应了,看着徐思淳出了门,指挥着宋大叔烧水,一边开始手忙脚乱地替薄苏菱脱衣服。

薄苏菱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,她还是个十二岁的小丫头,站在孤儿院的铁门后面,看着自己平日关系最好的朋友被人带走。

两个小丫头平日同吃同住,晚上还会偷偷爬到同一张床上,说着悄悄话直到睡着。

她不是不羡慕,却也是打心眼里为她感到高兴。

薄苏菱的记忆从孤儿院开始,当时的院长是个慈祥的老太太,因她没有姓,就跟了老太太的姓,还给她起了这样好听的名字。自己的父母,她从来也没打听过。来孤儿院的小孩子,各有各的故事。但相同的一点是,他们大约是永远都回不到亲生父母身边。

薄苏菱早熟,很早就看开了,虽然在孤儿院长大,却也算阳光地长大。

她与朋友约定,要一起考上A大,到那时还是好朋友。

但那时带着欣慰的心情目送朋友远去的薄苏菱,决没有想到,重逢会是那个样子。

她在孤儿院里呆了许多年,再长大一些,主动去外面打工,又在院长的帮助下,半工半读。她从小就很聪颖,做什么都能很出色。但终归是出身贫寒,在学校里没什么朋友。

她向来觉得没什么,直到考上了心仪的大学。

薄苏菱在开学典礼上就见到了幼时分别的朋友。她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这么开心过,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目光,挤过人群去找她。

而那朋友的反应,是很直接地避开了她拉过来的手,眼底陌生地说:“薄苏菱?我不认识你诶,你认错人了吧?”

再后来,她断断续续地听说了那朋友的一些事。

家境优渥,吃穿用度无一不是名牌。更有出国留学的打算,朋友都是家境相仿。

原来是这样啊。

钱。这个字眼在她心中第一次被放大到无与伦比的地步。

从此,便是彻头彻尾的转变。

薄苏菱皱着眉头,这段往事显然并不怎么愉悦。她脑袋有点涨,浑浑噩噩地醒来,却听见了耳边的说话声。

“……本就受了伤,加上身子虚弱,又染了风寒,今夜凶险,要好好照料。”

是孙大夫的声音。

紧接着,徐思淳的声音响起,他像是有些犹豫,但仍是问出了口:“大夫,方才我所说的那般症状,莫不是误食了什么?”

薄苏菱竖起了耳朵。

徐思淳为人保守,这话也问得隐晦,但薄苏菱心中却明了。只是她不明白,如果是徐思淳下的药,又何必多此一问?难道是做贼心虚,怕被人看出来?

孙大夫沉默了一会,道:“如你所说那般症状,确实像是被下了媚药。但我方才替这姑娘把脉,脉象之中并无此症状。老夫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”

薄苏菱心中疑惑更深了。

他们此刻并不知她已经醒了,自然没有在她面前做戏的必要。她心中疑惑,但却忽然想到一件事。

今夜凶险?呵,她的生命力向来如同小强一般,可不是这么轻易就会狗带的。

但这突如其来的风寒,倒是可以利用一番。

打定了主意,她似不适地嘤咛了一声。

那两人的视线果然被她吸引了过来。

耳边脚步声渐近,她听见徐思淳低沉的声音响起来:“你怎么样?”

薄苏菱慢慢睁开了眼。

她目光略显呆滞,对徐思淳的问话没有任何反应,却是盯着床顶看了半天。

徐思淳有些慌,让开一些,对孙大夫道:“孙大夫,劳烦您再看一看。”

粗糙的指腹搭在了脉上。薄苏菱任由这老大夫为自己把脉,慢慢地转过头,疑惑地问道:“这是哪里?你……是谁?”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第1章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,必先空其钱包第2章 发生了奇怪的事第3章 这个美男脸皮真薄第4章 小溪旁的意外第5章 被算计了?第6章 机不可失的套话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