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最新小说

关于主角名字叫薄苏菱靳梓睿的小说全文 薄苏菱靳梓睿《穿越贵女爱敛财》在线阅读

2020-05-22   编辑:萌果果
  • 穿越贵女爱敛财 穿越贵女爱敛财

    她是孤儿院出身的现代小美女,爱钱如命。本以为找到了一份好工作,却发现自己被人设计背了黑锅。与高利贷理论之下,失手被推下十五层高楼。本以为必死无疑,却意外穿越。架空朝代,神秘组织,身份扑朔迷离,唯一让她感兴趣的是,这身体拥有数之不尽她毕生所求的——钱。美男侍卫是武林盟主,管账先生是寒月国首富,虽有朝廷虎视眈眈,她仍觉得人生到达了巅峰。谁知,大招还在后头。且看现代小美女如何施展敛财手段,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。

    夜雨初尘 状态:已完结 类型:穿越重生
    立即阅读

《穿越贵女爱敛财》 小说介绍

主角是薄苏菱,靳梓睿的小说叫《穿越贵女爱敛财》,是作者夜雨初尘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她是孤儿院出身的现代小美女,爱钱如命。本以为找到了一份好工作,却发现自己被人设计背了黑锅。与高利贷理论之下,失手被推下十五层高楼。本以为必死无疑,却意外穿越。架空朝代,神秘组织,身份扑朔迷离,唯一让她感兴趣的是,这身体拥有数之不尽她毕生所求的——钱。美男侍卫是武林盟主,管账先生是寒月国首富,虽有朝廷虎视眈眈,她仍觉得人生到达了巅峰。谁知,大招还在后头。且看现代小美女如何施展敛财手段,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。

《穿越贵女爱敛财》 第3章 这个美男脸皮真薄 免费试读

薄苏菱这一觉,就睡到了日上三竿。

推开门便见到一中年妇女在院中翻晒萝卜干。听到她开门的声响,那妇人转过头来,露出一个憨厚的笑:“姑娘醒了?肚子饿了吧,若是不嫌弃的话大婶给你煮碗面吃?”

肚子应景地响了一声,薄苏菱脸有点热,从善如流地点了头,“那就有劳大婶了。”

等面的过程稍显尴尬。薄苏菱身上带着伤,乖乖坐在堂中,坐了一会就忍不住了,斟酌着措辞问道:“大婶,与我一同来的那人……”

宋大婶将雪白的面挑到碗里,用葱油拌了,端到薄苏菱面前笑道:“姑娘定是想念夫君了吧?放心吧,你夫君啊,去请村里的刘大夫了。昨日你昏迷着,是没看见呀,你那兄长急得脸都白了。不过别说,就是我看到了也吓了一跳,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啊!”

薄苏菱猜测徐思淳应当是与大婶编了一套说辞。他们还没串过供,她怕说漏了嘴,低头将面拌了一拌,随口应道:“是吗……”

“是呀!昨日姑娘伤得重,你那兄长可是在外面守了一宿,我劝他进房都不肯呢!姑娘莫不是跟兄长吵架了吧?要我说呀,我看你那兄长可是很关心你的,不管因为什么事,亲人之间哪有隔夜仇的呀,你瞅瞅,一早就去找大夫了。”

薄苏菱挑面的手一顿,不确定地道:“大婶,你刚才说,他在外面守了一宿?”

宋大婶点点头,怕她不相信一般从头到尾说了一遍。薄苏菱吃着面,思绪却渐渐飘远了。昨日听徐思淳的措辞,她猜测他应当是这具身体的侍卫。如今看来,这人还是个忠心的侍卫。虽然她很怀疑,宋大婶所说的急得脸都白了可能是背了她一路累的。

宋大婶的面做得软滑有筋道,葱油飘香,她迫不及待吃了个底朝天,一时心满意足,心中默默道:万幸伤的是左肩,不然吃饭可就成问题啦!

薄苏菱道了谢,状似不经意般问道:“大娘,敢问这里是哪里?”

宋大婶把碗拿去洗了,一边洗一边道:“这里是上元村,两位是从上京来吧?昨日你夫君说是在路上遇到了山贼,不得已避到了我们这处。唉,说来也是奇怪,太平日子过久了,竟然还会遇到这种事。”

薄苏菱不动声色,顺着她的话道:“是啊,我们也是没有想到,本是要去远处探亲的,结果东西都被抢了不说,若不是因为他,我怕是要丧命于昨日了。大婶,你们久居这一带,这朝代更换可有什么影响?”

她也不过是学着这里的人说话,但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妥,这话问得,太没有水平。但看宋大婶如常的神色,一颗心渐渐放了下来。就听宋大婶道:“咱们这里啊是小地方,姑娘说的朝代更替,对我们来说倒是没有什么影响,在这寒月国呀,新帝即位对我们来说也就是换了个年号而已。哟,姑娘,我没读过什么书,这话也是随便说说,你可别放在心上,更别说出去啊。”

薄苏菱忙道:“放心吧大婶,说起来,我才是活得糊涂呢,这受了一次伤,竟连当今的年号都忘了,你说可笑不可笑。”

宋大婶爽朗地笑起来,道:“姑娘真是实在人,是怕大婶我不好意思,故意拿我逗趣儿呢!上京来的人哪会不知道年号呀,这个呀,大婶我是知道的,如今呐,乃是宣历五年!”

薄苏菱对自己有些不自信,生怕露出什么马脚,又与那宋大婶闲聊了几句,就以身体不适为由回房了。

寒月国,宣历五年。

她面色有些凝重,她虽不是专修历史,但小学到高中历史也是学了不少的。在她的印象中,没有这样一个国家。

正犹疑着,门口忽然传来两声叩门声,随即徐思淳的声音隔着门板传过来,“小姐,我听宋大婶说你已起身了,我请来了村里的刘大夫,方便开一下门吗?”

薄苏菱整理了一下衣服,拉开了门。

刘大夫一手搭在薄苏菱的脉上,片刻之后起身,从药箱中取了纸笔。

徐思淳上前道:“大夫,如何?”

刘大夫在取了纸张几笔写了个方子,道:“无碍,只是这位姑娘身子有些弱,此次受伤又伤了元气,需好好调理身子。这方子上有几味药,我们这村子里没有,你且去一趟镇上的药房,务必将药配齐。每日煎服,一日两顿。”

徐思淳道了谢,亲自将那大夫送出了门。

薄苏菱看着他去而复归,坐直了身子。

时近正午,门外漏进来的日光将徐思淳的脸照得透彻。薄苏菱这回看清了他的脸,心里咯噔一下。

昨日在林中虽已打了照面,但林中光线昏暗,只能看个大概,她便留下了此人俊美的印象,如今这一看,徐思淳生得剑眉星目,脸庞棱角分明,身上背了一把剑,说不出的英勇俊朗。即便是现代娱乐圈那几个当红小生,他们的古装扮相也没有能及得上他的。

薄苏菱本就是颜控,定定地盯着他看了许久,不禁想入非非,一个侍卫都如此绝色,这具身体的主人,究竟是个多么神奇的存在?

她一直一直盯着徐思淳,直看得他耳朵慢慢红了。薄苏菱唇角勾起一抹笑,徐思淳的脸立刻红了大半,本来想说的话也忘了,只留下一句:“属下去镇上抓药”,开了门就走。

薄苏菱恋恋不舍地盯着他的背影,唇角的笑意更深了,脸皮这么薄的男人,现在可是少见了啊!

或许是她的眼光太过赤裸裸,也不知徐思淳是何时回来的,人一天也没有出现,药倒是按时送过来了。薄苏菱当着宋大婶的面忍着苦将那药喝了下去,听宋大婶又夸了一番,吃了一顿色香味俱全的晚饭,便寻思着出门晃晃。

来这里已有两日了,前一日她受了伤,昏昏沉沉的,自然没有看清什么。可今日精神好了些,她便想看看这个闻所未闻的国家,究竟是怎样一番景致。

打定了主意,她起身就出了门。

最新推荐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