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最新小说

熬夜必读:小说《穿越贵女爱敛财》精选章节免费试读 薄苏菱靳梓睿小说章节目录在线看

2020-05-22   编辑:萌果果
  • 穿越贵女爱敛财 穿越贵女爱敛财

    她是孤儿院出身的现代小美女,爱钱如命。本以为找到了一份好工作,却发现自己被人设计背了黑锅。与高利贷理论之下,失手被推下十五层高楼。本以为必死无疑,却意外穿越。架空朝代,神秘组织,身份扑朔迷离,唯一让她感兴趣的是,这身体拥有数之不尽她毕生所求的——钱。美男侍卫是武林盟主,管账先生是寒月国首富,虽有朝廷虎视眈眈,她仍觉得人生到达了巅峰。谁知,大招还在后头。且看现代小美女如何施展敛财手段,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。

    夜雨初尘 状态:已完结 类型:穿越重生
    立即阅读

《穿越贵女爱敛财》 小说介绍

主角是薄苏菱,靳梓睿的小说叫《穿越贵女爱敛财》,是作者夜雨初尘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她是孤儿院出身的现代小美女,爱钱如命。本以为找到了一份好工作,却发现自己被人设计背了黑锅。与高利贷理论之下,失手被推下十五层高楼。本以为必死无疑,却意外穿越。架空朝代,神秘组织,身份扑朔迷离,唯一让她感兴趣的是,这身体拥有数之不尽她毕生所求的——钱。美男侍卫是武林盟主,管账先生是寒月国首富,虽有朝廷虎视眈眈,她仍觉得人生到达了巅峰。谁知,大招还在后头。且看现代小美女如何施展敛财手段,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。

《穿越贵女爱敛财》 第2章 发生了奇怪的事 免费试读

薄苏菱摸摸后脑勺,本以为会是黏糊糊的触感,谁知一把却摸到了自己干爽的头发。

自己这是……灵魂出窍了么?

十五楼掉下来,中途没有任何缓冲物,又是后脑勺着地,大概是没有道理不死的……她鸵鸟心态地闭着眼,拒绝看自己的死状。

她的小黑瓶啊,上个月月底才买的,还剩大半瓶呢……还有前两天才买的小羊皮……化妆台上的瓶瓶罐罐被她想了个遍,越想越心痛,但最心痛还是那新买的包包!薄苏菱觉得心在滴血,后脑勺的痛她一点也感觉不到,反倒是觉出了右肩膀处钻心的痛。

与此同时,耳边传来一声又一声焦急的呼喊:“小姐,小姐!”

小姐?

薄苏菱想也不想地睁开眼,顾不上这里是地狱还是哪里,破口大骂:“你丫才是小姐,你全家都是小姐!“

话一出口,她就愣愣地闭了嘴。

自己不是从十五楼的公司摔下来了么?面前的树林是什么?她可不记得大厦底下有什么绿化带,更遑论这么多参天的大树。最最重要的是,面前这个剑眉星目,长相堪比当红明星的人是谁?

徐思淳皱着眉看了她半晌,看她这中气十足的声音,可不像是他所听闻的那个娇弱的小姐。只是……他眼眸一暗,刚才薄苏菱动作间牵动了肩上的伤,好不容易止住的血又开始汩汩地往外冒。他欲言又止地看看薄苏菱的眼睛,又看了看她肩上的箭伤。

薄苏菱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左肩插着一支断箭,切口整齐,显然是被人用刀削断的。而箭尖没入处,花纹华丽的布料晕开一片血红,她愣了愣,那钻心的痛又一次袭来,她后知后觉地惊叫出声:“啊——”

薄苏菱有气无力地靠在树干上,像是被抽干了浑身的力气,任由面前这个自称徐思淳的男子低头处理她的伤势。

环顾四周,目之所及都是参天的大树。从十五楼的高空坠下,坠入一片从未见过的树林。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陡然冒出来,并且在她向徐思淳行注目礼的间隙愈演愈烈,自己莫不是……穿越了?

她眼珠子转了转,斟酌了一下词句,问道:“请问,这里是……”

徐思淳不知撒了些什么药粉在她的伤口上,清凉舒适,薄苏菱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,就听徐思淳低声道:“忍一下。”

“哦……啊啊啊,痛!”

薄苏菱欲哭无泪地看着徐思淳把那染血的箭尖拿在手里,左肩膀处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染血的肉外翻,她不忍心看,连忙转过头去。

方才那清凉的感觉又一次传过来,应该是徐思淳在给伤口上药。薄苏菱忍了忍,忍过了那阵钻心的痛,就听徐思淳道:“好了。这伤药是属下以往行走江湖时常用之物,应当很快就会好。对了,方才小姐说什么?”

小姐你大爷……薄苏菱忍住爆粗的冲动,勉强扯出一个虚弱的笑:“我说,这里是哪里?”

徐思淳闻言惊讶地抬起了头,眼中神色渐渐复杂。

薄苏菱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摸了摸鼻子,这是她忐忑时的小动作,自己莫不是说错话了?

果然,徐思淳试探道:“小姐你……说什么?”

以薄苏菱这么多年纵横职场的经验来看,敌不动我不动,敌人有心试探,就把球踢回去。

她将眼睛别了开去,虚弱道:“我是说,这片林子,是哪里?”

眼角的余光瞄到徐思淳像是松了一口气,紧接着,耳边传来他低沉好听的声音:“这里是上京城郊,那些人应当不会这么快找过来。”他看了一眼薄苏菱狼狈的样子,想了想,道:“小姐身子弱,还是先找个地方养伤。属下会想办法与夫人联络。”

薄苏菱只好点了点头。

她趴在徐思淳宽厚的背上,一路走走看看,不禁悲从中来。

十五楼高空坠落,上京城郊,右肩伤口,古装男人。所有的线索串联起来,只剩下一种可能性,她遇上了传说中的穿越。

可是从一个莫名其妙被高利贷追债的人穿越到一个被追杀的人身上,一过来还挂了彩,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……薄苏菱抬头望望天,又摸了摸自己被包扎好的右肩,在心中暗暗做了决定。

既然没有死,那就好好活下去。无论这里是哪里,无论这具身体是什么人,活着,才是最重要的。

不知走了多久,一路几乎没有停过。薄苏菱暗暗佩服起这个男人来。自己被人背在背上,都已经全身酸痛,但这个男人愣是气息都没有乱。她脑中冒出武侠剧中的片段,此人应当是个练家子。

出了树林,沿着田埂又走了许久。或许是这具身体真的太过羸弱,再加上受了伤的缘故,这么不舒服的情况下,薄苏菱竟然也睡了过去。再醒来时,是徐思淳将她颠了一下。她立马睁开眼,入目是一间堪称简陋的房间,木桌木椅,一张床,除此之外别无其他。床上放着一床被子,看颜色应该是用了许多年。

见她醒了,徐思淳将她放了下来。薄苏菱在他背上趴了太久,一时腿有些软,差点摔在地上。徐思淳扶了她一把,不料却牵动了她肩膀上的伤,痛得她龇牙咧嘴。

好不容易在床上坐下了,薄苏菱看着徐思淳也在桌旁坐下,一头一脸的汗。

大冷的天背着她走了这么久,明明很累了,却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。薄苏菱接过徐思淳倒的茶水,在心里下了判断,此人非但是个练家子,还是个耿直的练家子。

她是真的渴了,但又顾忌着形象,学着电视剧中的样子用宽大的袖口遮掩了,匆匆喝光了杯中水,将杯子递还给徐思淳道:“公子辛苦了。”

徐思淳面上闪过一抹可疑的红,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水,大口喝了,看也不看薄苏菱,起身道:“小姐先歇息,这里应当尚算安全,属下去村里找点吃的。”说罢,转身就走。

薄苏菱愣愣地看着他出了门,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言行,百思不得其解。明明在树林中这男人还一脸坦然,怎么背着她走了一路,就害羞成这样了?视线不自觉落到自己的伤口上,薄苏菱恍然大悟。

刚才徐思淳为她处理伤口时,就撕碎了附近的衣服。因天冷,他还将自己的外衣脱了给她披着御寒。只是不知怎么的,这会外衣滑落到肩膀以下,露出白花花的一片膀子。

古人在她印象中甚是保守,她说这男人怎么突然走了呢!

她索性将外面的衣服脱下,仔细查看了一番伤口。因在野外没有材料,刚才徐思淳是撕了自己的中衣下摆为她包扎的。伤口隔着布料看不见,她试探性地按了按,立刻感觉到了刻骨的痛。古代的冷兵器果然不容小觑,薄苏菱将衣服重新拢好,困倦感再度袭来,她看了眼这简陋的床,不管了,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容她睡一觉先!

最新推荐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